导航: 主页 > 团购 >

团购

【视界】兽类 何以为家2021-11-22


  雪豹从睡眠中醒来,开始了它每天的必修课。长而松软的毛发不仅具有极好的保温作用,而且能在行进中减少摩擦,即使奔跑也悄无声息。它在跟踪远在数千米外的岩羊群,单只雪豹足以应付几乎所有可能的危机。它是孤独的行者,也是祁连山野生动物的王者。

  祁连山是中国雪豹分布的四大区域之一。寂寞难耐之时,才会传来它低沉的吼叫。冬末春初,是雪豹的交配期,山谷出奇安静。雪豹发情期维持一周,交配可达十余次,但是王者的温柔乡并不轻易示人。

  母雪豹孕期在100天左右,幼崽出生后两个月便能随着母亲外出。宁静的山谷中,雪豹妈妈带着它的孩子出窝了,这是小雪豹生命中的第一次长途远行,挡在途中的小溪,成了小雪豹的第一道难题。

  没有妈妈的帮助,它们还不敢涉水而过。雪豹的生存环境颇为艰辛,只有强壮的幼崽才有长大的可能。

  祁连山是这颗星球上的特殊存在,处于青藏高原、内蒙古高原和黄土高原的交汇地带,三面被沙漠围堵。多种因素的叠加,构成了祁连山独特的大陆性高寒半湿润山地气候。

  茂密的森林分布在祁连山的南段和中段,这里出没着珍稀的野生动物,也形成了它明显的地域差异。

  北部,紧挨库姆塔格沙漠南缘,是一片高原荒漠景象。这里生态脆弱,人迹罕至,却也因此成为野生动物的家园。

  岩羊群持续一年的平静生活被打破了。公岩羊之间的争斗在冬至过后变得激烈起来,它们要将积蓄一年的力量全部挥霍,才有可能争得一份交配权。

  同样进入发情期的母岩羊被迫离开群落,躲在陡峭的悬崖上逃避公岩羊无穷无尽的骚扰,但是公岩羊具有同样高超的攀爬能力,只要有立锥之地,就能稳步而上。

  岩羊混乱喧闹的交配仅仅持续一周左右便接近了尾声。它们还要躲避雪豹,保存体力度过祁连山苦寒的漫长冬季。

  到了冬末春初,觅食困难的岩羊体力严重下滑。杂技般的攀岩不复存在,那是这个物种最难熬的阶段。

  平缓的山野,一群藏原羚在追逐嬉闹,一只藏狐经过。藏原羚已经长大,藏狐没有可乘之机,它只有去别处寻觅食物。

  被鼠兔发觉,藏狐即宣布捕食失败。今天它的运气的确差了一些,低矮的枯草难以遮掩藏狐的身躯和散发出的气味,为它的捕食增加了难度,好在冬季即将过去,一切都会发生改变。

  藏狐在享受它难得的美味。它是爱干净的动物,对于美食,在这个季节,它有更多的选择。藏狐脱去了厚厚的毛发,身姿轻盈起来,它四处游荡,在搜寻猎物。它甚至尝试捕捉鸟雀,这对犬科动物是高难度的事。

  大自然给了藏狐最好的恩惠,这是它一年当中捕食最轻松的季节。藏狐不能忍受鼠兔对它的挑衅,挖掘鼠兔洞是它不常见的行为。今天,这只藏狐的玩性不小,挣扎求生的鼠兔成为了藏狐的玩具。它的两只即将成年的小藏狐食量越来越大,疲于为孩子们捕食的藏狐妈妈,只有在孩子们吃饱玩耍的时候,才有机会享受生活。

  藏狐妈妈在和贪吃的小藏狐争夺鼠兔,这是藏狐妈妈带给另外一只小藏狐的食物。鼠兔被撕成两半,小藏狐飞扑而来,要走了藏狐妈妈的半只,又从兄弟姐妹口中要走了另外半只。孩子们即将两岁,离开妈妈的时间不远了。

  不愿待在洞中的小藏狐四处闲逛,这只喜马拉雅旱獭并不喜欢藏狐的靠近。它的出现威胁到了喜马拉雅旱獭的两只宝宝,藏狐妈妈带着小藏狐来讨个公道。在三只藏狐的攻击下,强悍的喜马拉雅旱獭也只能败下阵来。

  在祁连山中,还生活着一种猛兽,它的威胁超过了珍稀的雪豹和矮小的藏狐。它们分布在祁连山的各个角落,它的存在是祁连山物种平衡的重要一环。

  一匹狼在享用它夜里偷袭得手的牦牛。它吃饱了,跑进了大山,两个小时后,带来了它的同伴。

  狼是最具团队精神的野生动物之一,因此具备了捕捉大型食草类动物的条件,但是它们的生活依旧艰辛。

  夏初的一场大雪,让出生不久的小狼好奇,但是寒冷、饥饿和疾病都是它们的敌人。大雪过后,两只小狼存活下来。母狼捕食归来,小狼急不可待,母狼艰难吐出藏在胃里的食物,和孩子们一起享用这份晚餐。

  狼爸爸回来了,它今天的捕食并不成功,没有给孩子们带来任何食物。喂饱小狼后,老狼又开始寻找新的猎物。吃饱的小狼对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,一只路过的猪獾引起了小狼的注意。

  杂食者猪獾对小狼有生命威胁,但是此刻的猪獾对小狼毫无心思,它嗅到了危险的气息,母狼一直隐藏在四周。这是猪獾回家的必经之路,它必须突破母狼的防线。

  母狼对猪獾的闯入给予了警告,它并没有动杀伐的念头,毕竟,猪獾的攻击力并不弱。

  母狼回到小狼身边,照顾年幼的孩子,一刻也不能掉以轻心。到了秋季,小狼就可以跟着狼群一起活动了。

  甘南马鹿到了交配的季节,雄壮的公马鹿用奔跑向母马鹿展示着强健的躯体。太阳落山之前,马鹿离开了。这里是危险区域,狼群的栖息地。

  大约有20匹狼,这是一个庞大的狼群。它们的打闹嬉戏,直到夜幕完全降临才作罢,狼群没入黑暗。

  秋末,公白唇鹿积极准备着一场争斗,来争夺交配权。到处都是它们的战场,失败者被迫离群。冬季,雪上留下了白唇鹿的踪迹。

  两只狼随着气味寻觅而来,白唇鹿群被迫开始转移。有时候,这种转移要进行200公里,受伤落单的白唇鹿成为狼的食物,这是野生动物之间直观的食物链关系。

  山地生态系统是祁连山国家公园的主体,地貌辽阔而复杂,水网密布、地形起伏剧烈,遍布群山沟壑的灌木丛、森林,甚至裸露的山石都是野生动物天然的栖息地。

  独特的地理环境下,众多的野生动物形成了完整的食物链,祁连山因此吸引着全球动物学家的目光。

  巨大的公牛承担着放哨的任务,狼群紧随而来,野牛群再一次开始大规模的转移。这是祁连山脉体型最大的物种,游荡在海拔最高地区。



友情链接:

澳门马正版免费资料,澳门天天彩正版资料,澳门六彩精准一肖二码,澳门六彩最准资料,626969澳门资料大全澳门六,8769 cc全年资料。